全國咨詢熱線

0550-3802753

索仕達科技

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電力體制改革的主要脈絡回顧

發布日期:2019-01-09 瀏覽次數:1096

  目前,新電改取得積極進展,不僅交易機構基本搭建、輸配電價改革全覆蓋、市場化交易電量超預期、新的配售電主體不斷涌現、電力現貨市場開啟試點、交易規則與市場監管初步建立,而且還大大促進了市場化改革,促進了電力新業態的不斷涌現,廣大工商用戶實實在在分享了改革紅利。2016年市場交易電量突破1萬億千瓦時,占全社會用電量的比重為19%;2017年1.63萬億千瓦時,增長45%,占比26%,其中:華北、南方、西北三個區域銷售電量市場化率均超過35%,蒙西、云南、貴州三個省區更是高達68.5%、65.7%、54.0%。2018年前三季度全國電力市場交易電量(含發電權交易電量)為14457億千瓦時,同比增長38%,占全社會用電量比重為28.3%,同比提高6個百分點。2020年市場化交易電量占比將達到80%。2016~2017年,國家通過核定省級電網輸配電價、擴大電力直接交易、完善基本電價執行方式等降低電價,讓工商企業分享電改紅利2000億元以上,累計降低用能成本超過3200億元,促進了實體經濟的振興。2018年,國家分四批出臺措施降電價,合計可減輕一般工商業企業電費支出超過1000億元,超額完成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“一般工商業電價平均降低10%”的目標。


  當然,新電改還正在進行中,也存在行政干預、捆綁交易、單純降價、市場壁壘、配電受阻、監管不力、進展不一、各行其是等問題,迫切需要在新電改的后半段,校準方位,積極應對,完善市場體系,實現改革目標。


  記者:能否回顧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電力體制改革的主要脈絡?


  陳宗法


  大體分為三個階段,一是上世紀80年代電力投資上允許多家辦電,改變過去****辦電,初步扭轉電力短缺問題;二是2002年2月5號文啟動的電改,實現了廠網分開、主輔分離;三是2015年3月中發9號文啟動的新一輪電改,主要內容是“三放開、一獨立、三強化”,進一步推進電力市場化。


  1980年之前,我國電力工業基本上實行集中統一的計劃管理體制,全國經歷了長期的缺電局面?!傲濉庇媱潟r期(1981~1985年),繼續貫徹執行“調整、改革、整頓、提高”的新八字方針,電力工業發展效果超出預期。國務院于1985年批轉國家經濟委員會等部門“關于鼓勵集資辦電和實行多種電價的暫時規定”的通知,1987年提出“政企分開,省為實體,聯合電網,統一調度,集資辦電”的改革方針,加速了集資辦電、利用外資辦電、地方政府辦電等進展,極大促進了電力特別是電源的發展。1985~1992年發電裝機年均增幅約為10%,到1992年底達1.67億千瓦。1997年國家電力公司成立,負責電力行業商業運行的管理,加快電力工業政企分開的步伐。在2002年廠網分開之前,國家電力公司都作為國家授權的投資主體及資產經營主體,經營跨區送電和國家電網的統一管理。其間,二灘水電站投產后棄水,進一步引發了改革電力體制的大討論。


  2002年電改主要任務是“廠網分開、競價上網”。同時,還進行了東北、華東等區域電力市場試點,以及主輔分離、節能發電調度、大用戶直接交易、發電權交易、農電體制改革等探索。發輸配售“大一統”的國家電力公司被拆成“5+2+4”電企新格局,即五大發電集團、兩大電網企業、四大輔業集團(后又整合為2個),市場競爭格局顯現。之后十多年,電力行業實現了“超乎尋?!钡目焖侔l展,有力支撐了國民經濟的高速發展。但部分輿論評價此輪電改沒有達到中央設計的目標,存在政企分開不到位,廠網分開不****,主輔分離形成新壟斷,輸配分開陷入停滯,電網統購統銷,電力調度不獨立,發電企業與大用戶不能直接交易,電力市場監管乏力等問題。新一輪電改也應運而生。


  2015年電改主要內容是“三放開、一獨立、三強化”。即:有序放開輸配以外的競爭性環節電價,有序向社會資本放開配售電業務,有序放開公益性和調節性以外的發用電計劃;交易機構相對獨立;對區域電網、輸配電體制深化研究。同時,強化政府監管、統籌規劃、安全可靠供應,構建“管住中間,放開兩頭”的體制架構,核心是建立有法可依、政企分開、主體規范、交易公平、價格合理、監管有效的市場體制。


  記者:您認為,三個階段的電改有什么內在聯系?


  陳宗法


  回顧三輪電改,堅持市場化改革思路,基本遵循“開放—多元—競爭—市場—規則—監管—完善”的改革邏輯,讓電力行業從半封閉走向開放,從集中單一走向分散多元,促進了電力市場的形成、電力企業的競爭以及行業的快速發展,讓消費者不僅“有電用”,而且還擁有選擇權、參與權,享受綜合能源服務,利好社會。上世紀80年代電改鮮明特點是投資側的放開,之后兩輪電改,如果說2002年電改側重于“發電側的放開”,解決了電力短缺“量”的問題,那么2015年新電改則著力“配售電側的放開”,重在解決“質”的問題,通過產銷對接、市場競爭、提高效率、降低電價、優質服務讓用戶“錦上添花、感覺良好”。


  記者:您是發電企業的老兵,請談談不同階段電改對發電企業的影響或您對電改的體會。


  陳宗法


  回顧2002年電改前,傳統發電企業留給社會的印象是什么呢?記憶深處往往是這樣的:發輸配售一體化運營,高度壟斷、高度集中;發電企業相當于發電車間,抓好安全生產、職工穩定則萬事大吉;“電機一響,黃金萬兩”,高工資、高福利、高社會地位;電力短缺、計劃體制、政府定價、統購統銷;電源單一,煤電特大,高能耗、高排放;普遍缺乏市場意識、效益意識、客戶意識、環保意識。得天獨厚的優勢讓電力人“不識愁滋味”,不乏“傲矯”之氣,成為社會羨慕的群體,也是社會議論、媒體詬病的對象。


  改革催生活力,競爭促進發展。盡管競價上網擱淺、大用戶直供受阻,但2002年電改極大地激發了發電行業發展的活力,廠網分開的“裂變效應”始料未及。投資主體之多元、跑馬圈地之激烈、發展格局之活躍、規模擴張之快速、對標管理之廣泛,****是空前的。而且,電源結構不斷優化,發電技術及裝備水平不斷提高,發電煤耗及線損率不斷下降,發電行業實現了跨越式發展。特別是新生的五大發電集團猶如“五虎下山”,誰都不甘落后,從電力、煤炭資源到裝機規模、煤炭產能,從傳統能源到新能源,從基本建設造價到生產運營成本,從電力、煤炭市場到資本、人才市場,從新建項目到并購重組展開了激烈的競爭。到2015年底,全國裝機容量達到15.3億千瓦,世界****。13年時間新增裝機容量11.7億千瓦,相當于1949~2002年53年全部裝機容量3.6億千瓦的4.3倍;年均新增容量9000萬千瓦,是前53年年均新增容量670萬千瓦的13.4倍。其中,五大發電集團更是快速發展,由2002年的3.53億千瓦增加到2015年的6.65億千瓦,為我國裝機規模連續實現5億、10億、15億千瓦三次大的歷史性跨越、迅速扭轉“缺電”局面、實現全社會電力供需的總平衡作出了重大貢獻。


  2002年電改,盡管褒貶不一,但確實激發了發展活力,形成了市場競爭的初步格局,解決了“電荒”的重大問題。至此,除了建設項目行政審批、上網電價政府定價、售電端不能自主選擇外,發電企業已摘除壟斷帽子,進入國資委確認的“商業類”競爭性行業。


  實踐證明,新世紀的兩輪電改,尤其是2015年新電改對發電企業來說,是“雙刃劍”,做好是機遇,挑戰是常態,比拼的是市場競爭力,在很大程度上重塑了發電企業。發電企業打破了過去計劃體制下的固有模式,告別單純發電時代,從后臺走向前臺,進入到配售電、綜合增值服務、電力新業態領域,與新生的社會配售電公司、電網企業在“交集”領域開展競爭,爭奪電力用戶、配售電資源,開展競價交易,****次真正經歷了電力市場的洗禮,對經營理念、安全管理、發展空間、商業模式、客戶服務等產生重大而又深刻的影響,逐步向綜合能源供應商轉型,堅持能源生產與綜合服務并重。


  近年來,為應對電力市場普遍過剩,發售電市場的激烈競爭,五大發電集團積極建立區域或跨區域市場營銷體系,突破單一發電業務的束縛,以戰略高度積極向“下”延伸,進入配售電領域、供冷供熱供氣領域,實現發(配)售一體、熱力源網一體、冷熱電水氣多聯供,培育新的業務板塊與效益增長點。如華能集團2016年參股云南、山西、重慶等電力交易中心,取得8個地區市場管委會席位;成立26家區域能源銷售公司;上報25個增量配電業務試點項目,入圍****批試點名單11個。2017年大力拓展售電業務,完成售電量421億千瓦時,實現毛利近億元。


  目前,國家已經確定三批320家為增量配電業務改革試點。盡管開展配電業務阻力不小,面臨統籌規劃、增量劃分、存量處置、電網接入、定價機制、項目核準、盈利能力、信息封鎖、競爭激烈等問題,但社會資本強力介入觸動了電網企業,配電業務在全國的工業園區出現了新的氣象。


  售電業務的發展更是方興未艾。據統計,到2017年底,全國在電力交易中心公示的售電公司已達3298家,分布在全國21個省市。山東、廣東、河北名列前三甲。廣東的一些發電公司積極爭取售電資質,參與省內競價交易試點,在實戰中摸索了寶貴經驗。一些發售一體、工商大用戶的售電公司、能源綜合服務商充分利用自身優勢,頻頻獲得市場電量。目前,全國售電公司正在改變只有少部分開展業務、存在“一低兩無”、單純“吃差價”的現象,著力提升專業服務能力。


  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一些發電企業抓住新電改和經濟結構轉型新機遇, 積極穩妥地進入電力“新業態”。如清潔熱源供熱、燃煤耦合生物質發電、藍色海洋納米發電,分散式、低風速與海上風電,光熱發電;氫能、充電樁、電能替代、天然氣水合物、大容量儲能、智慧能源項目、綜合能源供應與服務;分布式能源、配售電業務、微網、泛能網、能源互聯網;碳捕集、碳資產與綠證交易、能源金融服務;水務產業、智能高效熱力網、天然氣管網與銷售等。同時,實現能源基礎設施互聯、能源形式互換、能源技術數據與信息技術數據的互用、能源分配方式的互濟、能源與消費商業模式的互利。


  時勢造英雄,逆境出人才。十六年來,發電人既經歷了煤電矛盾、行業虧損、負債率高企的“殘酷”洗禮,又體驗了結構調整、轉型升級、超常發展、屢創世界****的“喜悅”;既觸碰到了市場結盟、價格壟斷、受到處罰的法律“風險”,也領略了競獲電量、進軍配售電領域、開展綜合能源服務的無限“風光”;既品嘗了市場過剩、過度競爭、量價齊跌的“痛苦”,也為近年來工商業用戶分享電改紅利、振興實體經濟而“欣慰”;既經歷了工資總額管制下多年收入不變、社會分配體系中地位下降的“無奈”,也經歷了清潔化、智能化、市場化、國際化以及新技術、新業態、新模式帶來的“激情”。


  正是因為上述復雜多變的經營環境、兩輪電改的倒逼轉型以及“糾結、矛盾”的心路歷程、富有挑戰的工作實踐,發電人的經營理念已悄然發生變化,越來越認識到用戶是發售電公司生存的根本,增加用戶粘性需要不斷提高服務水平,專業人才、交易策略、大數據、互聯網、產業鏈等在發售電領域的應用也非常必要,開始由以前單純的規模擴張逐步轉向價值思維,由生產經營型企業向綜合能源服務商轉變。一方面堅持眼晴向內、精打細算、降本增效,推進技術創新、管理變革、資本運作;另一方面堅持客戶為王,市場導向,打開廠門做營銷、謀發展,積極打造發配售、熱力源網、冷熱電水氣多聯供產業鏈,培育了電力歷史上****批真正意義上的企業家隊伍。


  可見,兩輪電改促進了傳統發電企業的轉型和電力行業的升級,也給發電人帶來了重大挑戰與種種磨礪,在一定程度上鍛煉、提升、成就了發電人,更給社會帶來了豐厚的改革紅利。


  記者:您認為,未來發電企業應如何迎接新電改帶來的機遇與挑戰?


  陳宗法


  未來一時期,發電行業正處于一個轉型升級、創新發展的關鍵階段,如何形成新時代“電力市場的再平衡、電力行業新格局”成為一個重要課題。從近期看,發電行業不得不面對煤電矛盾、市場過剩的系統性風險,國家降低用能成本的政策導向,經營業績大幅下降的現實;從長遠看,隨著電力****競價時代的到來,發售電側的市場競爭將愈演愈烈,發電行業未來將進一步盈虧分化,優勝劣汰,兼并重組??梢灶A見,發電人的工作更富挑戰與激情。因此,發電企業要繼續砥礪奮進,謀求高質量發展,把綠色低碳,智能高效,多元供給;提升價值,防范風險,實現可持續發展;科技創新,提升管理,法治保障;以市場為導向,關注用戶體驗,增強市場競爭力;打造電力發配售產業鏈,適度發展非電產業,提高國際化經營水平,建設世界一流能源企業,作為現代發電企業新的風貌、新的追求。

成年免费A级毛片免费看,中国熟女午夜福利视频,在线播放无码真实一线天,亚洲一区AV在线观看3d虚拟|小草电影免费观看|555亚洲偷柏图片区-日韩高清亚洲日韩精品一区